「哦哦哦哦哦哦!!!!」
「吵死了!,笨蛋喵!」
「什麼什麼!?,發生什麼.....事了....」
「嗚....喵....」
溫馨小提示:某貓以大量失血送醫不治owo#


「哦哦哦~原來團長桑又誤食mary醬試泡的茶了」桃一臉驚喜萬分的不斷玩弄木戶頭上的貓耳,mary則是事不關己的看著木戶身後那不斷左右擺動的尾巴
「我說你們....喵啊啊!!!」
「果、果咩!!,我不是故意的....」mary因為一時好奇抓了木戶敏感的尾巴引起木戶激烈的反應
「噗哈哈....,木戶又亂喝東西了....不行了...肚子好痛啊哈哈...痛痛痛!」
「這樣不也很好嗎團長桑很可愛哦!」
「如月你阿....喵嗚!!不、不要弄我!」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是真的呢~」鹿野一副像是了解什麼似的笑了笑又放下木戶因為驚嚇而豎起的尾巴
「總之....先想辦法把kido變回來吧,不過....mary...」瀨戶搔搔頭看著完全忘記一切都是自己錯的mary不斷盯著木戶
「mary...不要這樣看我阿」
「kido好可愛....」茉莉伸出手摸了摸坐在椅子上木戶的頭
「唔.....」
「不要玩了阿...今天輪到我清洗浴室了」木戶走回房間隨便換件白色襯衫搭上一件小短褲走進了浴室,在木戶清洗浴室的這段期間除了鹿野以外的人都臨時有事而離開了,簡單來說,就是只剩下貓化木戶跟鹿野兩個人在家了啦
「吶~木戶那個午今天的午餐...」鹿野二話不說的拉開浴室的玻璃門,下一秒的畫面絕對能讓他倒地不起
「嗯?......」木戶因為清洗時水一直波及到自己,使得他的有點凌亂的綠色長髮有意無意的遮著她身上那件半透明的襯衫,全身濕淋淋的微微翹起臀部試著剛準備要先洗澡的水溫
「蛤?....欸?!」木戶先是轉頭腦袋當機了幾秒鐘然後開始大叫
「嗚啊!!!大笨蛋給我出去啊!!」只見鹿野像是失了魂一樣慢慢走進木戶直到木戶已經毫無退路後只能膽戰心驚的倒在盛滿洗澡水的浴缸裡頭,明知道自己身後已是堅硬的陶瓷磚塊木戶還是努力地往後鑽直到整個人抱著綠色的貓耳全身顫抖著
「吶.....木戶,會怕我嗎?」像是對待驚嚇的小貓一樣溫柔的順著綠色的秀髮輕撫,以沉穩的語氣問候面前這隻令人受寵若驚的小貓咪
「咦?....你要幹嘛...」稍稍抬起顫抖中的身子,第一眼映入眼簾的不再是那讓人覺得火大的笑容,是眼神帶著無辜又有輕微的悲傷,看的出來,鹿野已經有被拒絕的覺悟了
「我.....我....」
「沒關係的,我知道突然要你跟我做那種事是不可能的」正當鹿野準備起身離去時身後的衣角有點重力
「我....我沒關係...可以的」
「不喜歡就不要勉強自己哦」
「不是的...我是...認真的...」越講越小聲,甚至是講到連自己都連紅的低下頭,那樣讓人憐愛的身子,有點癱軟的尾巴在水裡輕輕搖晃,頭上的雙耳更是讓人欲罷不能,鹿野吞了口唾液,內心的慾望已正式擊敗了鹿野的意識
「那....是木戶你自己說的哦,可不能反悔呢」低沉的語氣瞬間回到平時那輕浮帶有挑逗的氣息,鹿野抱起躲在角落的木戶讓她坐在自己腿上,以木戶的本性當然是立刻抓緊鹿野胸膛的衣領,鹿野見這反應則是不明意義的笑了笑舔了下唇伸出靈巧的舌頭從木戶的敏感點之一耳朵部分下手,先是歇斯底里的含住耳垂,再來是故意放大水聲舔進木戶的耳輪廓裡
「吶,木戶要是叫出來我就住手哦」鬆開被愛撫成桃紅色的右耳,有意無意的拉長耳骨連接舌頭所拉成銀色細絲的,木戶羞得想馬上找個洞鑽進去
「不、不要.....嗚啊...那裏....」隨著木戶的反應愈來愈排斥鹿野就愈興奮,鹿野悄悄的將左手伸進木戶早已溼透的底褲輕輕按壓,右手則是伸進那細緻的背後解開鈕扣,嘴唇整個將木戶的氣息完全只屬於自己
「聽說....貓咪很敏感呢~不過....是哪呢?」稀疏的挑逗一把將木戶推進情慾的火坑,解開鈕扣的手由上往下摸去並抓住木戶敏感的尾巴,嘴唇的目標因此移向她的貓耳朵裡開始攪動
「嗚.....哈...哈啊....快住手啊摁...」
「看來差不多了呢」惡意的舔了舔沾滿身下愛人的蜜液伸出濕潤的舌頭一根一根舔舐乾淨,快速拉下拉鍊將自己腫大的下身一口氣直頂木戶的敏感點
「啊啊!!....好...好痛啊...唔...」眼看自己的愛人因刺痛而含淚哭訴,做為深愛她的那個人鹿野當然不忍心,馬上俯下身舔去他的淚水
「再忍一下好嗎?,我要動了哦」
「唔....恩....」因快感不斷地襲來木戶最後還是倒下跟著鹿野一起攀升至情慾的最高點,最後兩人在瘋狂中畫下句點相擁而眠,不知道是不是藥效過了還是怎樣,第二天早晨木戶的貓耳及尾巴徹底消失,不過鹿野倒是意外的失望,還被木戶罰去將昨夜的瘋狂所留下的痕跡全部清洗乾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爬帶爬帶der雨鶇. 的頭像
爬帶爬帶der雨鶇.

炸希◇謊言◆の窩

爬帶爬帶der雨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